让生活辩论幽默起来

  让生活辩论幽默起来
  
,一日,一个体形偏瘦的乘客忿忿不平地在车内抱怨说:“这公交车太挤,完全是一些胖人造成的,以后应该按重量买票!”,“您想想,像您这么苗条的人,如果按体重收费,那么乘务员能收您多少钱,如果您是乘务员,您是愿意我这样的人乘车,还是愿意您这样的人乘车?”。
  生活论辩不同于法庭论辩和赛场辩论,没有必要总是那么剑拔弩张,咄咄逼人。那么,在生活论辩中,如何做到既能驳倒对方观点,又不致对方太难堪呢?答案就是幽默。
  有位养鸡场的主人向来讨厌传教士,因为他觉得有不少传教士讲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尤其有些家伙表面满口仁义道德,私底下却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养鸡场主有事没事,就信口散布传教士的坏话。
  一天,有两位传教士上门,说要买只鸡。
  养鸡场主让他们在养鸡场里随便挑,没想到他们却挑中了一只毛掉得差不多,秃头又跛脚的公鸡。
  养鸡场主很奇怪,问他们为什么要买这只丑陋难看的病鸡。
  其中一位传教士回答说:“我们想把这只鸡买回去养在修道院的院子里,路过的人看见要是问起的话,我们就说这是你养出来的鸡。”
  养鸡场主一听,急了,连忙摇手:“不行不行!你们看看我这养鸡场里的鸡,哪一只不是养得漂漂亮亮、肥肥壮壮的,就这一只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天到晚总打架,弄成这种丑样子,你们拿这样一只鸡来代表我所有的鸡,太不公平了!”
  另外一位传教士笑着回答说:“对呀!少数传教士行为不检点,你却喜欢拿他们来代表我们,对我们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养鸡场主一听,顿时明白了二人的用意,连忙向他们赔礼道歉。
  所谓仿拟式幽默,就是模仿对方的语言形式、逻辑方式和说话口气进行批驳的论辩方式。上例中,面对养鸡场主的偏见,两位传教士没有从正面批驳,而是巧妙地设置了一个买鸡的情境,故意引导对方存疑而问,然后模仿养鸡场主的逻辑,推导出养鸡场主同样“太不公平”的观点,幽默地凸现了对方观点的荒谬,表达形象,辩驳有力,令养鸡场主心服口服,俯首道歉。
  某市因外来人口较多,交通状况日趋恶化,坐公交车的人越来越多。
  一日,一个体形偏瘦的乘客忿忿不平地在车内抱怨说:“这公交车太挤,完全是一些胖人造成的,以后应该按重量买票!”
  这时,他身旁的一位体形较胖乘客听了,知道他是随口一说,便微笑着反驳说:“假如您的话应验了,那么对您将非常不利。”
  “为什么?”瘦乘客不解地问。
  “您想想,像您这么苗条的人,如果按体重收费,那么乘务员能收您多少钱,如果您是乘务员,您是愿意我这样的人乘车,还是愿意您这样的人乘车?”
  瘦乘客一听,禁不住笑了,刚刚因为拥挤而发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
  所谓反还式幽默,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它使用的思维套路是对方的,而后由此及彼,物归原主,它的目的是让对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上例中,为了批驳瘦乘客“按重量买票”的荒谬观点,体形偏胖的乘客以对方的观点为前提推导出“瘦子会因为交费少而不被允许乘车”的结论,反过来证明了体形偏瘦乘客的错误观点,既达到了反驳对方的目的,又没有让对方感到难堪,使他在笑声中拱手认输。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很喜欢紫色,在“百家讲坛”举办讲座期间,她常常是一身淡紫色印花西装,再配加上一条深紫色的丝巾,感觉十分雅致。然而,有一次,于丹作完讲座后,有观众指着她的衣服问:“于丹老师,易中天老师品三国穿中山装,你却穿得很时尚、很西化,我认为你应该穿中式服装来讲《论语》才对啊!”于丹听了幽默地反问道:“你看,我现在裹小脚还来得及吗?”观众听了忍不住哄堂大笑。
  所谓归谬式幽默,是指为了论证对方的观点是错误的,先认同对方的观点,假定对方言之有理,然后以它为前提,推导出一个更为荒谬的结论来,从而使对方的观点不攻自破。上例中,面对那位观众所持“讲中国经典就应该穿中式服装”观点的谬误,于丹教授没有多费口舌,而是来了个归谬推理:既然你认为讲中国经典就应该穿中式服装,那么我裹上小脚来讲岂不更传统,更中国化?后者显然更为荒唐可笑,这样一来,对方观点的荒谬也就昭然若揭了。
  一天,有两位传教士上门,说要买只鸡,养鸡场主一听,顿时明白了二人的用意,连忙向他们赔礼道歉,某市因外来人口较多,交通状况日趋恶化,坐公交车的人越来越多,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很喜欢紫色,在“百家讲坛”举办讲座期间,她常常是一身淡紫色印花西装,再配加上一条深紫色的丝巾,感觉十分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