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义正词严批安倍

  大使义正词严批安倍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利·韦塞尔有一句名言,值得安倍铭记:‘我没有活在过去中,但往事活在我心里,安倍一再强调自己是“以私人立场参拜”,是日本内部事务,并称“不想伤害中国和韩国国民的感情”,这是一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正义斗争。
  不顾中韩等国反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12月26日悍然参拜靖国神社,引发邻国的强烈反对。安倍对自己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进行诡辩,不久中国多位驻外大使密集发声,抨击安倍拜鬼行径。我们截取几段,以飨读者。
  难道甲级战犯一死,他们就成了值得尊崇的“英灵”了吗?
  安倍声称:“为在战场牺牲的英灵祈福,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共同的姿态。”日本某议员也称:“作为国会议员,我表达对那些为了国家献出生命的英灵的哀悼之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此,我国驻塞内加尔大使夏煌说:“在欧洲,那些埋有党卫军、纳粹战犯的墓地多年来一直是政治家们的禁区。1985年,美国总统里根曾去过德国一个葬有二战阵亡人员的墓地。因为有记者披露,这个墓地里埋有党卫军士兵,里根此行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深感震惊’。‘墓地风波’至今仍被许多人视为里根政治生涯中的污点。政治家的所作所为当然会具有不同常人的象征意味。正因为如此,亚洲国家才会反对日本首相参拜供奉着战犯亡灵的神社。宽恕是有边界的,难道甲级战犯一死,他们就成了值得尊崇的‘英灵’了吗?生前罪行和战争责任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善恶和是非间的界限就不存在了吗?参拜靖国神社绝不像安倍所辩解的那样,可以简单地等同于纪念阵亡的普通士兵。在亚洲人民看来,那就是对侵略者罪恶的纪念。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利·韦塞尔有一句名言,值得安倍铭记:‘我没有活在过去中,但往事活在我心里。’”
  安倍辩称参拜靖国神社只是纪念阵亡士兵,还说这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共同的姿态”,夏煌大使马上就举出了里根无意间去了一个葬有党卫军士兵的墓地,而受到了广泛批评的事件,告诉安倍,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参拜战犯都是不允许的!接着,他又发出了一连串追问,有情有理,揭露了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实质是“对侵略者罪恶的纪念”,发人深省,驳斥了安倍的言论。
  “首相安倍晋三”不能代表日本政府,谁又能代表
  安倍一再强调自己是“以私人立场参拜”,是日本内部事务,并称“不想伤害中国和韩国国民的感情”。对此,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孙卫东表示,安倍的所作所为是虚伪、傲慢和自相矛盾的,充分表明安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两面派政客。一是日方声称安倍参拜是个人行为,与政府无关。但根据有关报道,他参拜时在靖国神社名册上的签名是“首相安倍晋三”。如果“首相安倍晋三”不能代表日本政府,谁又能代表?二是日方总是强调安倍参拜行为是日本内部事务。我们不禁要问,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难道是日本的内部事务?采取危及国际地区和平稳定的行为难道也是日本的内部事务?三是安倍总是在亚洲和世界人民面前展示其所谓“友好善意”,声称其无意忽视中国和韩国人民感情。果真如此,安倍为何不公开向中国和韩国人民反省和道歉?早在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相比之下,我们能从安倍所作所为中看到哪怕一丁点诚意吗?
  安倍和日本政府,总是在言辞上表明自己是“友好善意”的,而在实际行动中,却一再挑起事端,伤害中韩等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孙卫东大使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将他们的言辞和行动放在一起,形成为了鲜明的对比,揭露了安倍的虚伪和自相矛盾,暴露了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实质。这样的反驳,一针见血地攻击了对方的要害,令人有痛快淋漓之感。
  安倍一直否认靖国神社是是军国主义的象征,强调“它只是肃静的祭奠场所。”对此,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说:“小说《哈利·波特》中伏地魔把自己的灵魂分藏在七个‘魂器’中,消灭伏地魔的唯一方法是把七个‘魂器’全部摧毁。如果把军国主义比作日本的伏地魔,靖国神社无疑是藏匿这个国家灵魂最黑暗部分的‘魂器’。”他还说道,日本军国主义和伏地魔“二者都阴魂不散,借尸还魂。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受到致命打击,但并未被彻底清算。今天,靖国神社就是军国主义的招魂社,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宣扬错误的历史观;日本政治正在加速右倾化,军国主义有复活之势。无独有偶,伏地魔一度肉身被摧毁,但借助藏匿其部分灵魂的‘魂器’,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尽管日本军国主义存在于现实,伏地魔是文学作品中的虚构人物,但两者如出一辙,并无二致。中国需要联合国际社会共同行动,销恶于复萌,弭祸于未形。这是一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正义斗争。”
  刘晓明大使用英国作家罗琳《哈利·波特》的反面形象伏地魔来比喻日本的军国主义,十分贴切形象。他将靖国神社比作军国主义的“魂器”,很好地驳斥了安倍“只是肃静的祭奠场所”的言论。而后,刘晓明大使又通过伏地魔曾借助魂器复活的片段警示人们,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是在为军国主义招魂。一番话,有理有据有趣,引起了人们对安倍参拜行为的重视,也令安倍的诡辩显得苍白无力,站不住脚。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事实俱在,诡辩有何用,只会让所有的中国人民愤慨,让所有热爱和平、追求正义的人愤慨。各位大使代表大家发出了正义之声,批驳了安倍的言论,义正词严!
  安倍声称:“为在战场牺牲的英灵祈福,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共同的姿态,安倍一再强调自己是“以私人立场参拜”,是日本内部事务,并称“不想伤害中国和韩国国民的感情”,果真如此,安倍为何不公开向中国和韩国人民反省和道歉?早在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他将靖国神社比作军国主义的“魂器”,很好地驳斥了安倍“只是肃静的祭奠场所”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