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先恐后的本质

  争先恐后的本质
  

细细品味,其实“争先恐后”的本质,是“蔑视规则”,这时所谓规则,已与大众利益、组织效能无关,而只与权力、欲望有关,而“恐”是因为没有大家共同可以相信、坚守遵循并获得利益和尊严保障的规则。
  

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学会了一个成语,并迅速泛滥于我们东拼西凑的作文中——“争先恐后”。此成语历来被用来描述大家积极踊跃去做好事。但当我们成年后,则开始起疑:“争先恐后”真是一个褒义词吗?
  

细细品味,其实“争先恐后”的本质,是“蔑视规则”。粗略回眸中华五千年历史,我们看起来拥有一个最讲究秩序的文化。但如我们有勇气像鲁迅先生那样认真看进去,就会看到截然不同的另一面,我们骨子里其实是完全不相信规则的。这话显然不中听,因而就有必要说清楚。规则的本质是什么?是大家为了共同获益而共同遵守的东西。但是真实的中国文化,也就是每个人公开不说但内心都信并始终践行的,恰恰是:规则都是用来约束下面的,绝不包括上面和自己。
  

偶然听到某同行聊到一次采访,不小心却颇有代表性。他去采访一家开展精益生产的本土企业。与丰田一样,车间里用各种颜色标示着不同的功能区域,其中也包括参观者应遵循的行走路线。但在参观中他不慎一脚走出了参观区,旋即惶恐地退回并致歉。这时,陪同的企业领导马上很友善地安慰道:“没关系,这些都是用来管理工人的。”
  

当一种“规则”只用来约束一部分人,“恶”便开始了。因为越是这样的规则,越会让所有人看到践踏规则是多么诱人。于是,人们不再相信规则,不会遵守规则,更懒得完善规则。而必然出现的是:下面只想如何掌握制定规则的权力进而解放自己,如掌权无望便苦心揣摩如何钻规则空子进而图利自己,上面则只想如何通过不断制定和不断打破规则来展示权力而满足自己。这时所谓规则,已与大众利益、组织效能无关,而只与权力、欲望有关。
  

诚如“门”对于我们的意义,既不是开也不是关,而在于谁有钥匙来随心所欲地决定门的开和关。
  

当有权者随意蔑视规则时,无权者必然群起摧毁规则。我多年前曾在昆明郊区亲历一件事。在一条高速路旁,我和多数人在长途车站站台排队等车,但也有人跑到50米外聚集。起初我很费解,但很快便愤怒地恍然大悟了。因为随后而至的长途车居然就在50米外而不是站台停了下来!于是那群“先见之明”者便雀跃着先上了车。而等我们目瞪口呆之余再跑过去,早已没了座位。高速路上严禁超载,于是所有守规则的人都失去了坐车的机会。而如果他们下去继续遵守规则,他们将可能永远坐不上车。
  

于是,出于对捍卫规则的倔强,我选择独自突兀地站在车上,直到下一辆长途车来——不管遭遇多少源于屁股决定脑袋的非议——因为这意味着在这段时间,这辆车将因我而不能启动。我就是要告诉车上的每一个人:不论司售还是乘客,你们都参与了破坏规则,并意图从中获得快感或者利益,最终将适得其反、受到惩罚。
  

但更多的时候,破坏规则的人获得了纵容和利益,而遵守规则的人不仅不受保护,反而
  

受到了伤害,甚至遭到了嘲笑。当在现实环境下,遵守规则等于低智商,践踏规则才能求自保时,人们除了“争”和“恐”之外,还有其他选择吗?
  

这就回到了“争先恐后”那个成语。“争”是因为“恐”。而“恐”是因为没有大家共同可以相信、坚守遵循并获得利益和尊严保障的规则。“恐”必然理性丧失,“争”必然不择手段。一个无时不“恐”、无处不“争”的社会,是不可能和谐共赢的。
  

什么时候,当“争先恐后”成为小学生作文里的贬义词,我们便真正文明了。
  

细细品味,其实“争先恐后”的本质,是“蔑视规则”,这时所谓规则,已与大众利益、组织效能无关,而只与权力、欲望有关,而“恐”是因为没有大家共同可以相信、坚守遵循并获得利益和尊严保障的规则,与丰田一样,车间里用各种颜色标示着不同的功能区域,其中也包括参观者应遵循的行走路线,起初我很费解,但很快便愤怒地恍然大悟了,一个无时不“恐”、无处不“争”的社会,是不可能和谐共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