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事宁人的背后是什么

  息事宁人的背后是什么
  有的事情,如果不违反公平,不颠倒黑白,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能够息事宁人,没有什么不好,言谈中,曹德旺得知油漆工之前只是做过小活,这是第一次粉刷大房子,”顾颉刚不争童书业的一言之贬是对的。
  遇人遇事,我们通常要分个对错、明个是非、讲个正邪,否则就没了规矩,不成方圆。然而,很多时候,我们也不能一根筋走到底,一条道走到黑。有的事情,如果不违反公平,不颠倒黑白,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能够息事宁人,没有什么不好。而且,很多的“息事宁人”背后,有可圈可点的交际之道。
  卢克斯曾负责一位长期昏迷的年轻患者的病房卫生。一次,卢克斯做清扫时,患者的父亲正好去外面买午餐了。卢克斯打扫完在大厅遇到他回来,他情绪失控了,说卢克斯没有打扫房间。卢克斯说:“对不起,我这就打扫。”于是,他重新扫了一遍病房。同事问卢克斯:“你为什么不抗议他的不合理要求呢?”卢克斯说:“我多少了解他儿子的情况。他儿子入院很久了。据说是因为车祸,一直昏迷着,都六个月了,看得出,他心里不好受……”就这样,一场风波瞬间就平息了。
  哲学家罗素说:“一个具有道德想象力的人,能够看到不同选择产生的不同后果,以及对这种后果进行评估。”如果卢克斯要洗脱自己的冤屈,与那位父亲争辩,将会加重他的愤怒情绪和沮丧心理,卢克斯自己也会惹上不尽的烦恼。无疑,卢克斯息事宁人,不辩一事之冤的选择是明智的。
  曹德旺做过包工头。一次,他请一个油漆工替人刷墙,结果,房子被粉刷得很不均匀。房主很不满,曹德旺受了不小损失。他没有发脾气,而是与房主协商好后,拉住油漆工的手,表情平静地和他走进房子,指出了各处问题。言谈中,曹德旺得知油漆工之前只是做过小活,这是第一次粉刷大房子。油漆工没读过什么书,也没特别的技能,家里又有老人和妻儿,只好靠帮人油漆谋生。曹德旺很同情他,于是手把手地教他。他们一边擦洗污渍,一边有说有笑,最终让房子焕然一新。油漆工跟着曹德旺学艺,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油漆工。油漆工对曹德旺的恩情没齿不忘,后来成了曹德旺创业过程中的得力助手。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给一次机会并不是纵容,不是免除对方应该承担的责任,而是让对方更好地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太在意自己的一时得失,执著于他人的过错,既限制了自己的思维,也限制了对方的发展。相反,懂得息事宁人,勇于给人机会,更能在交往中占据主动,天地更为宽广。
  童书业原是一个没学历的人,被著名史学家顾颉刚赏识,做了助手。然而,在知识分子改造运动中,童书业将顾颉刚的学术地位贬得一无是处:“顾颉刚的治学不仅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造成古史的混乱。”顾颉刚的亲友、弟子知道后,纷纷请顾颉刚自己主动反击,揭露童书业的丑陋面目,有的甚至劝他与童书业脱离师徒关系。可顾颉刚对童书业的做法没有一丝责怪之意,他说:“我为什么要反击?一个人贬低你,只有在你把握不准,你是否是他说的那样的情况下,这话才会让你受到伤害。”后来,当童书业向顾颉刚约稿时,顾颉刚也是欣然答应。对顾颉刚的包容与仁爱,童书业深为感激。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说:“不管别人嘴里迸出如何不堪入耳的言辞,你都不必与之争辩。你得像只有价值的精美瓷器,有风度地静立在架子上。”顾颉刚不争童书业的一言之贬是对的。对于所有贬损的言论,假如应付的时间大大超过研究的时间,你恐怕要一事无成了。你竭尽所能做你认为最好的,且持续到终了,时间会为你证明。
  交际中的息事宁人,不是不辨真相,不是不分是非,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如果不计、不辩、不争能让“害”最轻,能让“利”最重,就应毫不犹豫地息事宁人!
  有的事情,如果不违反公平,不颠倒黑白,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能够息事宁人,没有什么不好,一次,他请一个油漆工替人刷墙,结果,房子被粉刷得很不均匀,油漆工没读过什么书,也没特别的技能,家里又有老人和妻儿,只好靠帮人油漆谋生,对顾颉刚的包容与仁爱,童书业深为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