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话反讲,不同凡响

  正话反讲,不同凡响
  就在父亲为学费伤脑筋并打算把祖屋卖掉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城里人开始喜欢用根雕装饰新居,这让父亲想起当年砍掉的那片小树林的剩余价值,而在父亲挖树根的时候,竟在我家的后山坡上发现了煤,none;text-autospace:none”>在演讲中,如何有效地集中听众的注意力,调动听众的积极性?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明吓实激,军训时,太阳像个烤炉,我身上都晒脱了一层皮,一碰火辣辣地疼。
  

广东林盛禹
  

正话反讲,就是指口头讲出来的话语与内心想表达的意思相反。如话语上肯定,而意义上否定;或话语上否定,而意义上肯定。在演讲中,恰到好处地正话反讲,往往能出奇制胜,赢得非同一般的效果。
  

明褒实贬
  

有些道理,如果从正面去谈,即使事例既典型又充分,也很难起到震撼人心的说服力。要说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口上所无”的话来,就得具备创新意识,寻求新的角度。明褒实贬即是一种很好的方法。例如一位环保志愿者在《我是冲着你们的易拉罐来的》这篇演讲中,有这样几段话:
  

坦率地说,我能够磕磕绊绊读上大学,并且至今都没有退学的原因,主要得益于我父亲的破坏环保行为。
  

我家田少,每年农田里产的收入,除了交各种费用之外,就只剩下把肚子混得半圆的粮食了。父亲为了多挣点钱,可谓是想尽了办法,上山下河,打鸟捉鱼,砍柴摘菇,什么都干过。我家房屋旁边小溪里成群的梭边鱼,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就全被我父亲卖进城里换钱为我交了学费。
  

读初中的时候,我家屋后面那片小树林便遭了殃,父亲将树一棵一棵砍掉换成了我的学费。
  

上高中时,为了让我完成学业,父亲打起了院子里那株百年老银杏的主意。虽然我们一家对它都有很深的感情,但是父亲还是狠下了心,请来了起重机。如今,院子里,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坑。
  

后来,我考上大学。就在父亲为学费伤脑筋并打算把祖屋卖掉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城里人开始喜欢用根雕装饰新居,这让父亲想起当年砍掉的那片小树林的剩余价值,而在父亲挖树根的时候,竟在我家的后山坡上发现了煤。后来,有人办起了小煤厂,终于,父亲找到一个卖力气的地方……
  

猛一听此演讲,感觉演讲者似乎是在讴歌父亲资助“我”上学的辛劳。可实际上,父亲过度的打鸟、捉鱼、砍柴、摘菇、卖树、挖煤等行为,无一不是在破坏自然,糟蹋生态。正是因为如此,小溪里成群的梭边鱼绝灭了,小树林遭殃了,老银杏消失了,煤矿资源被恶意开采,甚至连树根也被挖掘了。在此,我们不难发现演讲者的真实目的:贬斥父亲掠夺式开发资源、不注重环保的意识与行为。但同时,听众不禁要问,这些难道都是他父亲心甘情愿的吗?显然不是!演讲者同时提醒人们:贫穷如果得不到治理甚至根除,那环保只能是海市蜃楼!
  

明吓实激
  

在演讲中,如何有效地集中听众的注意力,调动听众的积极性?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明吓实激。如特级教师张万祥对学生进行入学教育时,有过这样一段演讲:
  

“我认为,就今天而言,你们上高中,特别是考上了全市首批重点学校之一的我校,实乃你们人生中之最大不幸也!”“马克思说过,在科学的入口处就像地狱的入口处一样。你们考上我校,将来就会进入科学文化的殿堂,那么今天就等于到了地狱入口处,何等不幸啊!未考入高中者,或许可以轻轻松松地生活,而你们却要每天、每周、每月、每学期地紧紧张张地鏖战,何等不幸啊!未考入高中者,或许不会时常面对考试,而你们面前的考试何止十次百次?哪次考试不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也许你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却难以走出低谷,何等不幸啊!未考入高中者可以打游戏机、玩电脑游戏、听VCD、看电视,而你们却不敢尽情娱乐,何等不幸啊!更不幸的是你们还要上大学,或许还要读研、读博、攻博士后,你们一生要没完没了地学习,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何等不幸啊!还有,你们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后,生活也许比别人清贫,这又是多么不幸啊!”
  

初中毕业升入高中,而且是重点高中,哪个学生不会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产生美好的憧憬、无限的向往?可张老师演讲一开始,他就给学生连泼冷水“吓唬”学生,从高中谈到大学,一口气说出了七个“不幸”,可谓悲惨之极,让学生切实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体味了“在科学的入口处就像地狱的入口处一样”这句名言的含义。可张万祥老师哪里是吓唬学生,其实是在激励学生,激励学生抛弃升入重点高中的优越感,努力奋斗,将全部精力投入学习之中,以获得未来精彩的人生。无疑,这样的入学教育效果是非同寻常的!
  

明侃实斥
  

明侃实斥,多是以轻松调侃的姿态出现,与严肃庄重的演讲相比,它会使演讲气氛活跃而纯净,这样就能较好地赢得听众的喜欢和认同。例如在一次读书交流演讲比赛上,记者罗健发表了自己对“林妹妹”的看法:
  

读《红楼梦》,每每感慨万分,甚至潸然泪下。林妹妹的下场真令人心痛!其实,以她那倾城倾国貌,加上那不让须眉才,岂止令“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汗颜?何苦为了区区一个贾宝玉,就轻抛玉体了呢?依我之见,她至少有如下方案可行:
  

第一是入宫。只要贿赂了画师,让画师把自己画细致,凭她的美貌,能不得皇帝的青睐?入宫之后,只要处处小心,低头做人,先跟皇后套近乎,得到信任后,再放手干,迷住皇帝,逐渐取代皇后的位置也就指日可待了。皇帝高兴了,她还有什么不能满足呢?
  

第二是进演艺圈。以她的气质,以她的才华,在演艺圈,只要处处卖好,巴结一下社会名流,肯定会左右逢源,成为一代歌后。如果小有成功,一鼓作气,也许不久,什么名什么利,尽可以揽入怀中。到那时,钞票就会大把大把地往兜里流。有钱了,还可以养上一大群小白脸,岂不比那一个宝玉强多了……
  

明侃实斥是一种新颖别致的演讲方法,但好的方法还需丰富、健康的内容相配合。这场演讲,记者罗健从《红楼梦》里的人物及其关系入手,展开联想,融入古今社会的思想和行为,又不脱离故事原有的背景,侃侃而谈林黛玉不必为贾宝玉轻抛玉体的理由,为林黛玉设计入宫、进演艺圈两个方案。表面上看罗健似在谈论林黛玉的爱情观,实际上则是在影射、斥责现实社会中贿赂腐败之邪气、演艺圈肤浅浮躁之习气、爱情不忠之歪风!斥得巧妙,骂得过瘾,展现了演讲者优秀的文化素养及对社会人生敏锐的洞察力。
  

明怨实赞
  

许多演讲都涉及到人物,如何鲜明地突出人物形象,一直是众多演讲者犯难的问题。我们固然可以根据人物的实际,从人物的行为、语言、心理等方面去表现人物,但如果大家都是选取同样的表达方式,就难免落俗。倘若明怨实赞,辅以必要的语言技巧,塑造出来的人物也许会让人眼前一亮,产生共鸣。比如某中学生在《我有一个坏妈妈》演讲中,这样讲道:
  

妈妈非常霸权主义。她禁止我看武打言情小说,禁止我沉迷于肥皂剧。一天到晚就往家买世界名著、名人传,使我在同学面前丢尽了脸。当他们争论“锋芝”恋时,我会冷不丁冒出一句“于连曾经真正爱过瑞那夫人”;当他们讨论流行时尚时,我会走近,刚开口“苏格拉底说‘世界就像……’”他们便会一哄而散,认为我读书读痴了,总是背地里笑话我,妈妈可把我害惨了。
  

自从我住宿之后,妈妈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爱理不理。军训时,太阳像个烤炉,我身上都晒脱了一层皮,一碰火辣辣地疼。我委屈地打电话给妈妈,希望她能接我回去。可她不答应,一开口就讲大道理,还说我应该接受一些磨砺和挫折。
  

……
  

哎,妈妈的缺点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在她的压迫下,我简直不知道什么叫“母爱”了。
  

关于母爱的演讲,我们已经很熟悉了。许多人总会下意识地把母爱具体化,从正面去赞美,这样就失去了新鲜感。可这位中学生的演讲独具一格,她选取的角度是说妈妈的“坏”,大谈妈妈的“不是”,表面上流露的是不理解、抱怨之情。但实际上,妈妈让女儿多读名著,多接受磨炼,多吃苦,这难道不正是妈妈对女儿的关爱吗?如此看来,演讲者接二连三的抱怨,不正是对母爱的极力歌颂吗?明怨实赞,使得这个“坏”妈妈形象生动,让听众体会到演讲者为人儿女的幸福,给我们留下了一幅母女和谐的美好图画。
  

我家田少,每年农田里产的收入,除了交各种费用之外,就只剩下把肚子混得半圆的粮食了,无疑,这样的入学教育效果是非同寻常的!,林妹妹的下场真令人心痛!其实,以她那倾城倾国貌,加上那不让须眉才,岂止令“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汗颜?何苦为了区区一个贾宝玉,就轻抛玉体了呢?依我之见,她至少有如下方案可行:,可她不答应,一开口就讲大道理,还说我应该接受一些磨砺和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