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诚的印度人

  实诚的印度人
  可他也只有两条烟,离我们的需求量还很远,怎么办呢?老人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用还算流利的英语说:“先给我钱,我知道哪儿有烟,帮你们去买,有一天在大门口,一名黑人门卫用汉语一字一顿地说:“你好!”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便惊讶地看着他,问他叫什么名字,可不可以合个影,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清理东西的时候,发现还剩下一盒清凉油,我知道印度人很稀罕这个,就把它送给了迪姆。
  我在山东一个电建安装公司从事工程报价工作,由于公司在国外承揽了不少工程,2008年1月,应印度加尔各答一家电厂的邀请,我陪同公司领导去那里考察了半个月。
  最近几年印度发展迅猛,走在加尔各答的街上,楼高路宽,一派祥和。印度人性情细腻温和,待人诚信友善,有两件事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感觉特别温暖。
  有一次,我们到市场上溜达,准备买几条烟回去送给亲友。加尔各答的物价奇高,烟的种类虽多,却是一盒一盒地卖,这让我们犯愁了:总不能买几盒烟回去吧?拿不出手啊!逛了一下午,我们终于在一条深巷里找到了一个能卖整条烟的老人。可他也只有两条烟,离我们的需求量还很远,怎么办呢?老人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用还算流利的英语说:“先给我钱,我知道哪儿有烟,帮你们去买。”
  这怎么能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骗了怎么办?我们不同意,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老人笑着说:“那不可能,谁家会有那么多存货呢?”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们还是勉强同意了,一来老人面善,不像坏人;二来天色已晚,大家累了半天没心情再转悠。老人憨厚地笑了笑,搬出几个凳子请我们坐,锁好店门,一溜小跑就不见了。
  然而一个小时后,还不见他的踪影。同事说上当了,他一定是拿着我们的几百美元跑了。大家又焦急,又后悔。我心里也没底,但既然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再等等也无妨,退一万步讲,出了问题还可以报警嘛。
  不大一会儿,老人终于头顶着一袋子烟一瘸一拐地小跑回来了。他一边擦汗,一边比划着说:“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为了凑齐你们所需牌子的烟,我转了好几个商场,还在挤车的时候出了点小事故……”的确,我们看到他的裤脚上还残留着血迹呢!那一刻,我们都被老人的热心和诚信所感动,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
  
实诚的印度人
  在加尔各答,我们住的是一家三星级酒店。酒店的服务员态度十分友好,每次进出宾馆,他们都会很热情地打招呼,恭敬地开门;偶尔忘了给小费,他们也不计较,依然认真地打扫房间,甚至跪着擦地板。因为我们的到来,有的服务员竟悄悄地学起了汉语,以便更好地为我们服务。
  有一天在大门口,一名黑人门卫用汉语一字一顿地说:“你好!”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便惊讶地看着他,问他叫什么名字,可不可以合个影。他高兴地说他叫迪姆,然后很配合地站在我身边,与我合影。接着,他又问了我好几个汉语单词,竖起大拇指说中国了不起,希望有一天能去中国旅游。我拍拍他的肩,笑着说:“那你就好好学习汉语吧!”
  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清理东西的时候,发现还剩下一盒清凉油,我知道印度人很稀罕这个,就把它送给了迪姆。他兴奋得蹦了起来,说早就听说过中国的这种“神油”,却一直不好意思向我要。他拿着清凉油,爱不释手,仿佛得了一件宝贝似的。我暗笑,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几毛钱一盒的东西,我们那儿的地摊上到处都是。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起床,迪姆就敲开了我的房门,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木盒,用英语笑着说:“这是我们家乡的红茶,送给你。”我接过木盒,浓浓的茶香沁人心脾,一股暖流袭上心头,几毛钱一盒的清凉油,换来的是他的一片真情啊!迪姆手里还拿着纸笔,记下了我的电话和电子邮箱,说:“过几天我要去尼泊尔看女朋友,还会到香港拜访一个朋友,到了香港我给你打电话!”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就没太在意。
  回国后,工作非常忙,整天焦头烂额的。有一天中午,我正在办公室休息,突然电话响了,传来一串流利的英语:“你好,牛,我是迪姆,现在香港呢,向你问好!”迪姆是谁?我略微迟疑了一下。他乐呵呵地接着说:“你忘了吗?我是加尔各答酒店的门卫啊!”我的心猛地一颤,亲切之感油然而生,忍不住说:“迪姆,好想你啊,我实诚的印度兄弟!”
  加尔各答的物价奇高,烟的种类虽多,却是一盒一盒地卖,这让我们犯愁了:总不能买几盒烟回去吧?拿不出手啊!逛了一下午,我们终于在一条深巷里找到了一个能卖整条烟的老人,这怎么能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骗了怎么办?我们不同意,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一天在大门口,一名黑人门卫用汉语一字一顿地说:“你好!”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便惊讶地看着他,问他叫什么名字,可不可以合个影,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清理东西的时候,发现还剩下一盒清凉油,我知道印度人很稀罕这个,就把它送给了迪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