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辩智慧眼

  论辩智慧眼
  柳诒徵微微一笑,口气平和地说:“你这个主意,我非常赞同,所以,不仅中国的线装书要烧掉,全世界的线装书都要统一行动,全部烧光,“新学者”听后,顿时面红耳赤,只好匆匆地道别。
  有一天,一位自诩为“新学者”的青年登门拜访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柳诒徵,在谈话中,他理直气壮地对柳诒徵说:“线装书陈腐不堪,对社会简直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如付之一炬。”
  柳诒徵微微一笑,口气平和地说:“你这个主意,我非常赞同。但我还有更好的建议。这行动不做便罢,要做须做得彻底。否则,这儿烧毁,那儿没烧毁,还是起不了很大作用。”
  青年听后喜出望外,没想到柳诒徵这样的大学者也赞同自己的观点,便追问道:“那先生看,应该怎么办呢?”
  柳诒徵说道:“应当来一个全国统一行动,把所有的线装书通通付之一炬。不,这还不够,世界各国图书馆还有许多线装书被珍藏,不把这些书统统烧光,说不定它们还会‘走私’进来,到时候又会重新在中国蔓延开来,这样,我们就会前功尽弃。所以,不仅中国的线装书要烧掉,全世界的线装书都要统一行动,全部烧光。这样,不但线装书不会在中国蔓延,而且外国许多汉学家,也不会孜孜不倦地钻故纸堆了。否则,他们如果来华访问,在经史子集上提出些问题,和我们商榷,我们瞠目结舌,无言对答,岂不贻笑大方,太难为情了吧!”
  “新学者”听后,顿时面红耳赤,只好匆匆地道别。
  智慧眼:线装书是我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典籍,可这位“新学者”却认为这些书陈腐无用,主张“付之一炬”,这是对我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全盘否定的态度。对这种不问青红皂白的“焚书论”,德高望重的历史学家柳诒徵十分巧妙地予以了反驳,其技巧十分高明——
  面对这位年轻“新学者”偏激的“焚书论”,柳诒徵顺着对方“焚书”的思维逻辑进行引申归谬地推论:要“焚书”就得把全国所有的“线装书”全部烧得一干二净,不仅如此,为防止国外的“线装书”蔓延开来,还应把世界各国的“线装书”统统烧光,才能永绝后患。这种引申归谬地推论,如同放大镜一样,把对方观点的荒谬加以放大,使其更加明显地暴露出来。同时,柳诒徵还从反面幽默地描述出,不把外国的“线装书”烧光,如果外国的汉学家要同我国进行相关学术探讨,而我们却茫然无知、一脸窘相,以此来反讽对方观点的荒谬。
  有一天,一位自诩为“新学者”的青年登门拜访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柳诒徵,在谈话中,他理直气壮地对柳诒徵说:“线装书陈腐不堪,对社会简直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如付之一炬,青年听后喜出望外,没想到柳诒徵这样的大学者也赞同自己的观点,便追问道:“那先生看,应该怎么办呢?”,不,这还不够,世界各国图书馆还有许多线装书被珍藏,不把这些书统统烧光,说不定它们还会‘走私’进来,到时候又会重新在中国蔓延开来,这样,我们就会前功尽弃,面对这位年轻“新学者”偏激的“焚书论”,柳诒徵顺着对方“焚书”的思维逻辑进行引申归谬地推论:要“焚书”就得把全国所有的“线装书”全部烧得一干二净,不仅如此,为防止国外的“线装书”蔓延开来,还应把世界各国的“线装书”统统烧光,才能永绝后患。